谁能知道神兽大厅斗牛房卡多少钱一张充值

     神兽大厅斗牛房卡多少钱一张充值,房卡位_讯冲值:Y A 2 3 9 4  星云,熟人九人斗牛,轩辕,熟人九人八倍斗牛,乐乐大厅,九人八倍斗牛,雷霆大厅,大大房卡等最全。

 
作者: 张纬杰
 
来源:智堡Wisburg
 
前言
 
4月1日,日本公布了平成之后的新年号“令和”。自5月1日起,平成时代便将退出历史的舞台,相应地,日本令和时代的大幕亦将自此徐徐拉开。
 
从某种程度上看,与昭和时期(1926-1989年)的起起落落相比,平成时代似乎显得乏善可陈,甚至说“没有什么存在感”,以至于有人将平成年间的时代特征戏谑地称为“丧”。不过,之所以“丧”,或许在很大程度上也确实与平成时代日本经济与社会的两个重要特点相关:第一是经济增长近乎停滞,第二则是老龄化。
 
平成时代始于1989年1月,泡沫经济的巅峰时刻。在1989年12月31日日本股票价格到达最高点后,泡沫便开始破裂,此后日本便逐渐陷入了“失去的二十年”,经济增长长期萎靡不振。另一方面,日本自1990年代以来,人口老龄化进程显著加快,如今已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老年人口占比约26.7%),这自然也让日本社会整体上更显得“暮气沉沉”。在平成时代的末尾,虽然这两大问题已有所好转,但总体上仍不容乐观。本文将利用大量图表与历史图片,回顾过去30年来这两大问题的变迁及其当下的状况,这或许对我们理解令和时代的日本经济亦将有所帮助。
 
欢迎阅读!
 
“失去的二十年”
 
1.1
 
波折不断的商业周期 
 
从商业周期来看,日本经济在平成时代有两个有趣的特征。
 
首先,平成年间,日本接连遭遇冲击,并一次次地陷入衰退。这种衰退可以通过综合指数(Composite Index )来确定,该指数显示了日本商业周期的方向和强度:
 
由上图可知,自1987年开始,日本股市开始迅猛上涨,如果从事后视角来看,日本的泡沫经济进入了“最后的狂欢”。不过,那时的日本人确实很“疯狂”。1987年,日本一家保险公司以2250万英镑的高价拍下梵高的《向日葵》(虽然事后证明是赝品);东京的时尚女青年们则热衷于在酒吧“吸氧”,她们认为这有利于放松身心,减轻疲惫,这种服务每3分钟花费100日元;而在日本电影《重返泡沫时代》中,更是展现了上班族们在街头挥舞着钞票争抢着打车的浮夸场景:
 
1989年,昭和天皇死亡,同年1月,平成时代开始,而彼时正值日本泡沫经济的巅峰时刻,可仅仅一年之后,泡沫就破裂了。自1991年2月以来,日本经济陷入衰退,虽然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刺激政策(比如,日本央行降低了官方贴现率),但经济衰退一直持续到1993年10月。
 
1997年4月,伴随着国内需求的大幅扩张,日本政府相应提高了消费税。同年,由泰国爆发的货币危机最终发展为亚洲金融危机,整个亚洲经济放缓。从那年11月开始,日本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大大受挫,在经济的下行压力下,一些著名的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接连倒闭,经济也在1997年5月-1999年6月陷入衰退。
 
美国的科技泡沫的破裂也给日本带来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2000年11月,经济的短期扩张阶段结束,而到了2001年,日本经济则处于通缩螺旋的边缘,通货紧缩与经济衰退之间出现了负反馈循环,也正是那一年,日本央行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家启用量化宽松政策的央行。
 
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倒闭之后,日本经济开始急剧下滑,且GDP降幅大于美国。经济衰退在2009年3月跌至谷底,当全球主要经济体开始协同一致应对危机时,日本经济才逐渐走出泥淖。
 
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对日本东北地区的社会和经济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并传导到日本其他地区,但由于日本政府反应迅速,其宏观经济影响相对而言是短暂的。但是,欧债危机对日本的影响则要大得多(欧元贬值导致日元升值),日本经济在2012年3月至11月再次陷入小型衰退。
 
平成时代商业周期的第二个特点是,尽管日本经济经常遭受冲击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但在此期间,却出现了战后两个历时最长的扩张阶段。
 
首先是2002年1月至2008年2月之间。在有利的外部环境支持下,扩张阶段持续了73个月。它超过了1965年10月至1970年7月高增长期间57个月的历史记录。
 
另一个则开始于2012年11月,它恰好与安倍政府和安倍经济学开始的时间吻合。不过,最近的数据显示,日本经济受到美国和中国之间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前景正变得有些许不稳定。
 
1.2
 
黯淡的增长率 
 
虽然平成时代经历了两个最长的经济扩张阶段,但普通国民似乎没有享受到多少经济增长带来的福祉,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之一在于,日本在此期间的GDP增长率一直很低,且伴随着通货紧缩,见下图2:
 
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期的高增长期间,日本的年平均名义GDP增长率达到约15%,年平均实际GDP增长率约为10%。相比之下,在平成时代,名义GDP增长率平均为1.1%,实际GDP增长率为1.3%。名义和实际GDP的低增长率意味着普通国民的收入增加相应也是有限的。
 
此外,在平成时代,GDP平减指数的变化率已经下降为负值。在过去的高增长期,它大约是5%,而平成时期则是-0.1%,贯穿整个时期的通缩也是让普通国民无法感到福祉之提高的重要原因。
 
而近30年来低GDP增长率的背后,则是日本经济潜在增长率的持续下降。
 
如图3所示,自平成时代开始以来,日本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显著下降。在1989年1月至3月的季度,潜在增长率为4.5%,然而此后它继续下降,在2008年10月至12月季度达到-0.1%。虽然后来有所恢复,但在2018年10月至11月的季度仍然低至1.0%。
 
全要素生产率(TFP)的下滑在潜在增长率的下降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从1989年1-3月的季度到2008年10-12月的季度,TFP对潜在增长率的贡献从2.4%下降到了0.5%。不过,资本投入的下降(从1.8%到-0.1%)与劳动力投入的下降(从0.3%到-0.5%)也带来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不过,这一发现其实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日本近30年来的经济停滞,是否真的如一些研究所言,主要由人口老龄化所致?
 
东京政策研究基金会的一份历史研究也表明,从195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的GDP增长主要是靠生产率而非人口因素拉动的(见下图)。所以,反过来讲,这份研究也可以作为前述观点的旁证,即:日本的经济停滞,更多地是由于生产率的下滑,而非人口老龄化。
 
然而,这并非否认老龄化对经济与社会的负面影响。毕竟,平成时期社会经济的重要特点除了“失去的二十年”外,便是老龄化。下面,我们便将对过去30年来及当下的日本人口/劳动力市场问题作一简要分析。
 
老龄化及应对
 
2.1
 
全球最“老”的国家 
 
如下图所示,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的生育率经历了“腰斩”,暴跌至1.5,预计日本的适龄劳动人口将在本世纪末减半,而若少子化现象进一步恶化,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
 
如今,日本老年人口占总人口之比约26.7%,其老龄化程度冠绝全球。瑞穗研究所的预测显示,未来25年,日本的老年劳动力将减少23%,对许多关键岗位而言,空缺与求职比已达3:1,仅以护理岗为例,2025年,政府就还需要55万名额外的工人填补缺口……
 
老龄化对日本社会产生了深刻影响,也使日本政府对此作了诸多改变,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日本近年来的外籍劳工政策。
 
2.2
 
“开国”的日本 
 
1853年的“黑船事件”之后,日本开始登上国际舞台。但正如其他东亚国家一样,日本虽然作为一个整体一直在对外积极地融入世界,但在其内部,则仍然体现出较为强烈的单一民族特质(而非欧美那样的多族裔社会)。然而,日本政府近年来的种种政策,正呈现出某种令日本再次“开国”之迹象:2018年12月,安倍在力推的新签证计划中就指出,未来5年,日本政府将给多达345000名外籍低技术工人提供为期5年的居留许可,同时,一些通过语言和技术考试的外籍劳工或被允许无限期延长签证并将家人带到日本。虽然该计划的一些细节问题仍然比较模糊,但实际上这股移民浪潮在几年前已经逐渐开始了,杉原直弼与田中健一的创业故事就为这一趋势提供了良好的注脚。
 
2016年,先前在金融行业工作的杉原开了一家名为Gaijinbank的公司(日语中为“局外人”之意),该公司致力于为那些寻找低技能要求岗位的外籍劳动者提供平台中介业务。自创办以来,其一直在为日本的酒店、疗养院、食品加工厂等对职业技能要求较低的地方招聘菲律宾人、越南人和中国人,并将平台翻译成8种文字以吸引来自不同国家的应聘者。
 
类似地,为丰田住屋(Toyota Home)提供建筑服务的田中健一经营了一家15人的小公司,而公司的雇员基本都是外籍劳工。自2014年开始,田中就开始以海外发展援助为名,通过上世纪90年代日本建立的技术培训项目招聘越南人。下图右侧人物即田中,他正在监督一群越南人在神奈川县建房:
 
而对于高技能外籍劳工,日本政府则采取了一套耳熟能详的方式:“积分落户”。
 
自2012年以来,日本针对高技能外籍劳工创设了一套积分制度,该制度根据申请人的年龄、收入、日语流利程度和教育水平给出申请人的综合评分,并根据评分给予其相应的优惠待遇,比如缩减其获得永久居留权的等待时间。一般情况下,申请日本的永久居留权需要10年,但如果积分70分以上则可以缩短为5年。而在此后的改革中,70-79分者可以缩短为3年,80分以上则至多可降至1年。
 
作为上述一系列组合拳的结果,在东京,2019年1月之后登记的成年人中每8个年轻人里就有1个是非日本人,在市政厅所在的新宿市中心区,20岁的人中有46%来自其他国家。下图表明,2013年以来,日本的外籍劳工人数迅速增长,到2017年,外籍劳工较2010年几乎翻了一倍,其中中国与越南籍劳工占了大多数: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日本政府在积极引入移民,日本公众甚至也欢迎更多移民流入日本,这与欧美等排外的民粹情绪日益滋长的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只有13%的日本人希望更少的移民流入日本(样本27国中位数是45%),23%的日本人甚至希望更多移民流入(样本中位数是14%)。因此,面对严峻的人口形势,既有政策引导,又有民间配合,在可预见的未来,日本的移民数量可能会加速增加(虽然可能大部分移民都来自于亚洲,尤其东亚东南亚)。
 
除了移民政策外,日本的劳动力市场政策近年来也在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2.3
 
“站出来吧!日本女性”
 
如果说移民政策更多倾向于“引入外援”的话,那么劳动力市场政策便更像是在“盘活存量”,近几年来,日本女性重返职场的现象尤为引人关注。
 
传统上看,日本女性常给人以“大和抚子”的家庭主妇形象,相应地,日本女性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也一直很低,但最近,这种情况正发生着巨大变化。如下图可见,过去10年来日本女性的劳动参与率迅速提高,2017年已达68.2%,较5年前上升了6.7%,这与OECD国家总体以及近期甚至有所下降的美国都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般而言,限制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的主要障碍乃是所谓“家庭与工作”的矛盾,这一点在女性有了子女后更加凸显,所以,为了提高女性的劳动力市场参与率,政策就必须着力解决女性的“后顾之忧”。于是,2017年,日本政府宣布将在2022年以前为32万名儿童建造托育中心,此外还将拨出8000亿日元为3-5岁的儿童提供免费日托服务,并从2019年4月开始,为低收入家庭的2岁以下儿童提供免费的托儿服务。
 
在政策风向标确定后,日本企业也在陆续跟进。
 
日经亚洲评论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微软日本创建了许多为期6个月的带薪实习机会帮助女性重返职场。这些实习女性可以自发决定工作日和工作时间,从而更好地为回归全职作准备。此外,微软还在尝试与领英合作,一同开发可供日本女性远程办公的项目,这对强调固定工作时间的日本办公室文化而言,无疑也是破天荒的概念。
 
概言之,虽然日本社会的老龄化态势或不可逆转,但凭借着审慎的移民政策与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老龄化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
 
结语
 
虽然平成时代开始不久,日本就迎头撞上了泡沫破裂与老龄化加速两件“糟心事”,但在平成的末尾,这两个困扰日本社会已久的问题似乎正有所好转——出现了史上为期最长的经济扩张阶段,且即便人口在下降但劳动力参与率却在提高。因此,作为老牌发达经济体,日本未来的发展仍然不可小觑。
 
参考材料:
 
1.Jason Clenfield and Yuko Takeo,Japan Has a New Guest Worker Program—Just Don’t Call It an Immigration Policy,Bloomberg, 2019.02.27.
 
2.KAZUAKI NAGATA,With fast-track permanent residency rule, Japan looks to shed its closed image,The Japan Times.
 
3.PHILLIP CONNOR AND JENS MANUEL KROGSTAD,Many worldwide oppose more migration – both into and out of their countries,Pew Research Center,2018.12.10.
 
4.Noah Smith,Japan’s Economy Is Getting a Lot of Things Right, Bloomberg, 2019.04.12.
 
5.Jay Shambaugh,Ryan Nunn,Becca Portman,Lessons from the rise of women's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in Japan,Brookings,2017.11.01.
 
6.Jun SAITO,Reflecting on the Heisei-era: Macroeconomic Performance of the Thirty Years,2018.02.08.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